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明的博客

随心走走看看,有空的时候就来坐坐,说说生活中的点滴写我所想,放松一下心情。

 
 
 

日志

 
 

我的2010  

2010-02-21 16:34:19|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春节,家乡的天气非常不好,阴雨绵绵,潮湿寒冷,可全家人的心里面却非常温暖。远嫁的姐姐,外地工作的弟弟,还有临时决定回去的我,全都回家了,这样全家人才得以聚齐,上次聚齐还是千禧年呢,一晃十年,真是个巧合和不容易啊!

         一月二十九号早上老公开车把我送到机场,安检后直到看不见我了才离开,早班的飞机,要起早加上要回家的兴奋,整晚都没睡好,飞机刚落地,就收到先我几天到家的姐姐发来的短信,说是爸爸已经早早就去车站接我了,而机场到车站至少还要两个小时呢。打电话给爸爸,没有接,可能是开车噪声大没有听到,车到站时,又打电话给爸爸,爸爸讲他在另一个路口等我,接到电话,马上赶了过来,几分钟后,远远就看见爸爸的车了,因为玻璃挡住,看不清他的脸。车停好,爸爸下来,一脚高一脚低地冲我快步走过来,(前几年那次重病后落下的残疾)看到我,笑容满面地说“我怕你三年没有回来,家乡变化大,你不知道从哪个路口下车,所以就想早点来到路边等你,以免你坐过头了。”我问爸爸:“爸,你等了好久了吧。”爸爸说:“哦,没关系,大概快两三个小时了吧。接到你就好!饿了吧,,快回家吧,妈妈已经做好饭等你呢!”又伸手过来替我把行李箱往车上搬,那双大手,粗糙长满茧子,还长了一些紫红的冻疮和一些干裂发白的口子,站在爸爸的身后,心里一阵酸楚,三年不见,爸爸的头发白了好多,脸上也多了不少皱纹,背也驼了些,整个人老了好多。坐上车,因为车子噪声太大只讲了几句话,为了不让爸爸开车分神便没有再说话。静静地坐在爸爸的车上看甩在车后平整的柏油路和两旁变化不断的种满绿色油菜的田野和一些新修的各式的楼房。车子还没有到家才一拐弯老远就见家门前妈妈,姐姐,还有两个小侄女在门前,迎接外宾似的等在那儿了,车子刚停好,妈妈就过来帮我边搬东西边问我冷不冷,说是看天气预告深圳要比家里面暖和许多的,妈也老了好多,脸上也多了许多皱纹。虽然戴着帽子,可露在帽子外面的头发也白了好多,三年前可不是这样,那时才有几根呢。两个小侄女一左一右的拉着我喊小姨,蹦蹦跳跳的可爱极了,也是三四年不见,两个小家伙倒一点也一外生,上次见她们时一个两岁多,一个一岁多还要抱抱呢,现在两个小孩都上幼儿园了,双语的,前不久通电话时还和我讲小姨HOW ARE YOU呢。时间过得真快啊!放下东西,妈妈就招呼开饭了,一桌子的菜,还有煤气上“咝咝”响的高压锅中为了等我回来热了第二遍的鸡汤。吃饭时,太阳出来了照到客厅里每个人的身上,妈妈说:“咦!今天天公作美吧,都有好长时间没出太阳了,今天怕是看见我们全家团圆,老天也高兴一回露个笑脸呢!”爸爸把一个大鸡腿放到我碗里,说:“来,补补。”姐姐的大女儿说:“小姨,你把深圳的太阳带回来了呢!”哈哈哈,全家人都笑了,笑容像花一样绽放在全家人的脸上,特别是爸爸妈妈的脸上,而温暖像暖暖的鸡汤一样在每个人心中流淌。

         接下来在家呆的半个月里,去公安局办好证件后就一直呆在家里,天也一直阴沉多雨,还真有些冷,家乡没有取暖的习惯,没有几天我的手上就长了冻疮,天气不好也没怎么想出门,什么也不用做,妈妈也总不让我们做,说是回家来就好好休息,妈妈每天总是变着法地给我们做好吃的,鸡窝里的鸡,隔不几天就少一两只,平时她是舍不得吃的。年前和姐姐冒雨步行去二姨家看望了一下病重的表妹,在药物的控制下表妹的情况还不错,因为表妹的病二姨和姨父也都老了好多,家里面前几年建的房子也没钱装修,门前泥泞不堪,我和姐姐去,二姨特地做了一桌子菜招呼我们,吃饭时心里面真有些不是滋味。回来的时候二姨父坚持骑摩托车送我们回来,说我们在城市里哪走过这么远的路啊!怕我们走回去太累了。过小年那天去街上给妈妈换了台新的美的电饭煲,隔天又去火车站资询和购买火车票后就一直窝在家。准备天气再好些就去姥姥家看姥姥,从二姨家回来的第二天,雨停了天气好了些,那天下午趁有些太阳,便坐在门前边晒太阳边绣带回去的十字绣,老远就见姥姥突然来了,快八十的姥姥头发花白,大概是走热了,棉袄敞开着,我站起来喊她,也没有应,一边的妈妈说去年姥姥就耳背了,要很大声讲她才听得见。坐在我面前姥姥说二姨昨天去她家有事顺便讲我回来了,她一听说就趁今天天气好点马上来看我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住在隔壁同姥姥同年却耳聪目明的奶奶见姥姥来了,也过来了,撸起裤管大声和姥姥说她身上穿的棉裤是我上次让弟弟带给她的钱买的还有皮棉鞋子也是,老人家话题总是多,(弟弟回来我也给姥姥带了些钱,同奶奶那份一样多),奶奶让姥姥不要穿身上那件老棉袄了,用我给的钱去买件新的,还跑回去拿来件弟弟给的钱买的新棉袄给姥姥看。这些话每天只要有人上奶奶家窜门她都会说上一回。没坐多一会儿姥姥就说要走了,留她多呆会儿也不行,说是四点多了,一会儿得回去做饭,舅舅一家还得伺候,就又急匆匆地走了。听妈妈讲,舅妈打麻将,姥姥还得给她送饭到手,我们几个外孙每次给的钱姥姥都没有自己用,全让舅舅家那皮儿子要去花了(姥姥自己也这么说)听了这些心里面难过又气愤又无奈,看着姥姥的背影,眼泪都下来了。傍晚的时候去楼上阳台收衣服,村里的香奶奶来了,妈妈喊我下楼,说香奶奶刚才在路上遇见姥姥知道我回来了专登来看我的,一下楼,香奶奶便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她的手暖暖的)说我三年没回来了,来看看我,真是让我再次受宠若惊,记得小时候我因为中暑,妈妈还带我去她家请她帮我刮莎呢!老人家还是那样开朗健谈,花白的头发,慈祥的面容,让我像是沐浴在春天温暖的阳光下一样!

  大年夜下了一场中雪,看春晚时爸爸说瑞雪兆丰年哪。初一的早上爸爸和弟弟和族里的人挨家拜年去了,打扫完门前的雪后,我一个人踏着雪去了河边,田间走了一圈,呼吸一下雪后清新的空气,再看看雪后的景色和我们的村庄。这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小时候每逢下雪第二天一早我就到野外瞎逛。找雪地里野鸡野兔的脚印子,还总被妈说我不像个女孩子。来拜年的人一拔又一拔,妈妈厨房客厅两头忙,早饭十点多才吃。原本不想那么早就回深圳的,但有事情要办加上可以错开返程高峰,初一下午就要离开家了,带着妈妈为我和老公准备的一箱子家鸡蛋,还有许多家乡特产,走前妈妈坚做了些点心和汤让我吃,说火车上没有什么好吃的,其实我也吃不下,好想说不走了,但还是强忍着吃了一碗。爸爸和姐姐送我去火车站,一路上听着断断续续燃放的充满年味儿热闹的鞭炮声,心里面好不舍啊!到了车站我告诉爸爸我在抽屉里面放了两千块钱,因为当面给妈妈她坚持不要,爸爸责怪我说:“你这孩子怎能么这么不听话。我们有钱用,况且还能动一把。”

       回到深圳是大年初二早上五点多,火车到站天还没有亮,没有人接,老公出差了,下了火车,气温也很低有些冷,坐上回自己家的公交车,大概是头班车吧,人很少,才几个人,车箱里也很安静,一切让人感觉仿佛不是在过年,只是平常的一趟早班车而已,似乎每个人都在静静地想着心事。天依然蒙蒙亮,还下着毛毛雨,冷清的街道,昏黄的路灯,偶尔有几辆的士驶过,平时拥挤的街道一下子好空旷,好安静。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一切,就突然好想好想倒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